忽然感覺腳步變得再也不平穩,無法控制腳下的流動。身體慢慢的陷入沙粒之中,雙腿,腰部,胸膛,脖子...就算拼命的想去抓緊什麼來穩住身體也是徒勞無功。不斷不斷的被吞噬,不斷不斷的沉淪,張東雨知道自己已經救不了。細沙會把他掩沒直到他成為沙洲的一部份。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那人在自己身上恣意的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和齒痕,深邃的雙目展露出主人的佔有慾。雙手圈上那人的頸,煽情的嬌喘與身體交合的撞擊拼湊出淫靡情色的畫面。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「我愛你。」激情時總會聽到他在耳邊呢喃。綿綿的情話就如催化劑一樣,讓張東雨更賣力的去迎合李浩沅。張東雨任由自己放肆的沉溺在交歡的愉悅之中,忘記所有的事,彷彿世界就只剩下他和李浩沅。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只是,從什麼時候開始這樣呢?總是任由那人予取予求,也從不埋怨。只要是為了李浩沅,張東雨覺得為他做什麼也是值得的。李浩沅也總是說果然是東雨哥最好啊。兩人到底是什麼時候變成現在這種關係?

 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比李浩沅大一歲的張東雨從小就把李浩沅當成親弟弟去照顧,一直一起長大李浩沅在中學畢業後也選讀了張東雨在學的大學。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張東雨總會被變得成熟有魅力的李浩沅所吸引,只是張東雨說不出口,也不願去破壞現在的關係,他害怕有些說話說出口,他們就也回不來了。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後來兩人出來工作,很久沒有見面。深夜來的一通電話打破了他們之間的平衡。

 

           在接到李浩沅明顯帶有醉意的電話後,張東雨把李浩沅扛回家中。正打算為他煮解酒湯的張東雨被李浩沅忽然的拉過去深吻,因為酒精而燥熱的手撫上皮膚時好像有了傳導的作用。一直埋藏在心裡的情感被觸發就無法制止的傾瀉,洶湧得讓張東雨好像快要窒息,難受得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       而他選擇了墮落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其實從李浩沅的亂語中也聽出事由,李浩沅和女朋友吵架了。身體沁著汗水,可是不知為何看到的景象變得模糊不清。奇怪了,眼睛也會流汗的嗎?眼眶的溫熱順著臉頰的弧度沾濕了枕頭,張東雨忽然覺得難受。胸口開始斷斷續續的起伏,止不住的淚水。明明應該高興啊...因為就算是假的也好,他也能「擁有」李浩沅

 

        後來的日子,只要李浩沅和她吵架就會去找張東雨,張東雨也早已成習慣。明知他想的那人不是他,明知那句我愛你並不是對他說,明知那句果然東雨哥最好了也只是哄他,明知自己只是代替品,明知他根本不愛他。可是還是一次一次的放縱,一次一次的自欺,因為放不下李浩沅,因為太愛李浩沅,所以就算要為他做什麼也好他也甘願。就算明知這樣下去自己會受傷,也沒有關係

 

      就像是踏進流沙一樣,張東雨無法站穩腳步,失據的他漸漸的被沙塵吞沒。只有不斷不斷的下沉,直到再也無法呼吸,直到成為了沙洲的一部份。

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哎呀呀把浩沅寫成壞男人了

沒辦法啦人家比較擅長寫悲文呢啾咪\(^.<)/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星流花落

ELMO KI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